所以那是喜欢凡事都将利益最大化的赫尔阿克帝它在这种事情面前,压根不愿意选择随随便便的将就。

因为无可奈何的将就选择是只有真正走投无路的弱者才会去做的,像是赫尔阿克帝它这种站在力量的顶点的强大存在。

可谓是自信无比的它自然不会轻易地选择将就,而是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将利益最大化下。

那是说什么都不可能将这么一个大好的良机从眼前放过的赫尔阿克帝它。

是要不惜一切的去弥补不必要的损失,必须是得要将这一股对如今虽然强,但是依旧摆脱不了新手的身份。

只要一天无法触及到毁灭之力的力量,那是就一天还是新手的他,连正确的使用毁灭之力都做不到的话。

又该是如何成为一名强大的真正毁灭之主呢?

而也就是出于这么一层原因,反而是更加的说明了眼前的这一股毁灭之力对于新手期的石榴他的重要性之大。

是可以帮助他更早且简单的踏入正轨。

而不是依靠着不断的努力跟坚持,不知道需要多久才可以成功的达到可以感悟跟使用毁灭之力的境地之下。

那是野望之大,根本无法等待那么长时间来让石榴他慢慢悠悠的这么去做的赫尔阿克帝。

只要一回想起以往即使苏醒的最晚,资源力量跟起步都最最晚的自己,无论是多么的费九牛二虎之力去强化,却也依旧是无法改变现状。

将那一晚了不知道多久的沉睡时间给弥补上去来,原本是就落后其他的毁灭之主一筹,但就是在这种不利下。

那是依旧忌惮着自己的存在,往往喜欢群攻自己,将自己第一个出局好来摆脱威胁之下。实在无法理解自己的毁灭征兆同胞们为何如此的恐惧自己?

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的强大足以威胁到了它们呢?还是说自己提出来的额外条件,也是使得这些家伙有所察觉到了吗?

为了不让自己达成那一目的来,以至于这帮家伙事不惜一切代价的群攻之下也是要让自己孤立无援的同时。

很多场都是第一个出场的结果下,老实说,作为毁灭征兆这一不多的,一双手都差不多可以熟的过来的量少,却是各个强大的群体里头。

赫尔阿克帝它的存在即使在这样强大的群体当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反而是导致了被忌惮跟群攻之下。

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差不多次次如此的石榴他说真的,实在无法接受这种结果来。不过无奈的是。

残酷的现实摆在那里,也并非是傻子,只要稍微换位思考一下,是在自己提出来的额外条件的威胁跟本就不弱的强大实力面前。

换做是自己为对立的一方的话,肯定也是会做出类似的举动来,毕竟,这就是生物啊!

无论一个个体的个性实力怎么样怎么样,一旦是演变成为群体生活的话,矛盾,**,仰慕,憎恨等多种复杂的情绪就会自然而然的出现,更别提老话说得好,“同行是冤家啊”!

这一句话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假,赫尔阿克帝它与其他毁灭征兆们之间不可避免的矛盾,便是赫尔阿克帝它的强大阻碍了其余同胞存在们前进的道路。

自然而然的,被首当其冲的驱逐跟淘汰之下,那是往往都身处相当尴尬而又麻烦的境地之中的赫尔阿克帝它。

因为自身时间的不足,从而是导致了力量的弱势下,面对着同胞们蜂拥而上的抵抗跟杀伐,双拳难敌四手。

再强也架不住人多一起上啊!

所以往往十局里头**局,甚至是完全全灭的基础之下,失败的多了,那是就心里很不高兴的赫尔阿克帝它。

并没有任何的气妥,反而是跟个叛逆期的孩子一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是被周围所有存在都明确阻止的,反抗的。

那是就越叛逆的想要不顾一切的得到它,反对周围存在的一切来!

当然了,包括了它们对自身的联合压制来,那是绝对不会选择轻易放弃的赫尔阿克帝,简直就跟超压力弹簧一样。

越是压迫,它会反弹的几率跟结果也就越大,即使是对自己充满了不利跟麻烦的必败局势也是一样。

那是孜孜不倦的想尽一切办法去折腾,渴望着最后的胜利下,现实对它越是苛刻,它就越是要将这该死的现实完全扭转之下。

艰难的先天环境跟堪称灾难级别的后天被群起而攻之的命运完全将赫尔阿克帝它逼上了绝经之下。

时间一长,自然而然的也是容不得赫尔阿克帝它不得不兵行险招的,在各个方面都不得不想办法做出相应的改变去应对之下。

那是不得不选择了在时间上往往都是揠苗助长,强行拔高了自己所选的毁灭之主的力,让其超负荷的强制成长之下。

不得不说,也难怪石榴他这一路上走的艰难无比,仔细一想的话,无论是第一只遭遇的,是给他作为“提前开胃菜”。

让其好好认知一下如今这个末日世界多么现实跟残酷的变异毒蝎怪物,还是之后命令其不顾一切的踏入变异那蚁巢这个虎穴之中。

近乎虎口拔牙的去接近变异蚁后视若至宝的变异蚁王蛋来,仔细一想的话。

其实这些事情没有一件是好事情,甚至说白了都是九死一生的冒险下,尽管不得不提的是这些灾难级别的冒险确实是让石榴他真的进步不小啊!

自身实力跟各方面都大大提升了,可是如果仔细的回想一下的话也会觉得很不值得。毕竟那似乎本能上的还是没有因为自身状况的改变。

而将身为自己主人的毁灭之主的修炼计划有所改观的赫尔阿克帝它。如此急急忙忙,不顾一切的冒险,甚至是把自己都给搭了上去。

不得不说,如果成功的话,收获确实很大,无论是生死之间的大战得到的经验,还是力量跟改变都足够的多。

足以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短时间内成功的脱颖而出,成为一名足够强大的战士来,可是后果也很明显的。

如果将人比作成一根筷子的话,本该是崭新笔直的它们,在过度的压力下不但会让原本的正直不再,可能会变弯曲跟扭曲来。

更有者,是会让其直接断裂成两半,正所谓是“物过钢,则易折”啊!

虽然赫尔阿克帝它不觉得怎么样,但事实上这样过度“刺激”的经历就跟人吓人一样。

一次两次吓不死,但迟早就有一天会因为措不及防下而直接一命呜呼啊!

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收敛一下的赫尔阿克帝,无论怎么说,是遇上了石榴他这么个完全不知道该说是福还是祸的家伙。

末日降临刚开始就将其给从那该死的麻烦封印当中释放出来了。如此早的时机加上此时此刻的末日病毒对这个世界影响还并没有太过于对么严重化。

那简直就可以跟游戏猪脚一样,开局一人加一鹰,废土堆里捡装备,一路打怪加升级,最后一路混成神啊!

咳,典型的辐射玩多了。

如此一片大好形势,正可谓是得到天时地利下齐聚之下。

正是要比赫尔阿克帝它当初赶着最后一趟末班车的最后发车时间点上车的紧急情况,是要好的多的多了啊!

说真的,如此截然不同的状况,反而是再进行高压对策的话,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是反而适得其反啊!

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这一点,或者说是对石榴他的期望过高,以至于很多事情上想的都是让石榴他怎么样怎么样。

全然没有在乎过石榴他的想法下,眼下估计也是如此的,心思斗转之下,亦如当初刚刚从地标掉到这个鬼地方后苏醒过来的第一时间里头。

那是就已经想好了一切的赫尔阿克帝它,为了让石榴他认清现实。

让其明白如今这个被称之为末日的世界再也不是以往的那个虽然物欲横流,却也是相当的美好跟和平的世界下。

同时也是为了刺激他的斗志,让其明白想要离开这里就只有杀戮跟掠夺的份,从而是消灭敌人,壮大自身下。

那是毫不犹豫的招来了一只变异毒蝎来对付石榴他的赫尔阿克帝,虽然结果从某种意义上稍微有点偏离了本意。

但确实是成功了下,即使不得不说的是,它的手段倒也是相当的残酷跟直接啊!

而就是这种近乎到了惨无人寰,灭绝人性,咳,压根不是人,本来就没有什么人性的赫尔阿克帝,狠辣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就是这种过刚易折的做法,反而是不禁令人有些个心头发寒下。

那似乎一路上都在捣鼓着各种各样的小手段跟小动作,从而是导致了石榴他本就在艰难无比的环境下变得处境更加艰难来。

比如说当初面对蚁后跟漫天无数变异兵蚁的注视下躲藏在变异毒蝎它的破碎外壳下。赫尔阿克帝它的视而不见让石榴他差一点就暴露了。

虽然最后还是靠着不想暴露而亡的强大意志力,硬生生的靠着十根手指头的力量撑了过来。

还有好不容易潜入了蚁巢内部的隐藏洞穴当中后,好不容易才偶然间进入了心眼状态下的石榴他。

本该是顺顺利利的一举成功跳过断崖,进入到变异蚁王蛋所处的断崖另一边,却是因为赫尔阿克帝它的多此一举反而是险些坠入断崖之下的无尽深渊不说。

随后还遇到了变异蚁后它专门用来守卫着变异蚁王蛋的“看门狗”——居然食肉的变异苔藓来。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这一系列不经意之间视而不见跟突然上手都成为了石榴他的噩梦开始下。

当时身处危难关头确实是很难看出什么,可是之后回过神来仔细一想,是反而觉得赫尔阿克帝它故意而为之下。

说不上来的一种腹黑的感觉,虽然确实是间接的帮助到了石榴他。

不是意志力的提升就是在之后避过了一劫下,但是被坑的事实确实无法被质疑啊!

对此,每当赫尔阿克帝它在低头沉思思考的时候,不知道是会不会感觉到突然内心一片凄凉跟寒冷的石榴他。

如今,是在赫尔阿克帝它再次陷入了沉思当中,本着只要坑不死石榴他,一切都是为了他着想的念头下。

考虑着究竟是该怎么处理眼前这一股被完全释放出来的额外毁灭之力,如何才能够将其完全运用到了石榴他的身上而不浪费一丝一毫下。

那是望着眼前那是顺着能量巨剑流淌而下的毁灭之力,不由陷入了沉思当中的赫尔阿克帝它,一如既往的不把石榴他的安危放在眼里。

或者说很自信的认为在自己的保护之下,生命危险跟死亡这种事情并不会出现在石榴他的身上。

所以倒是脑袋里的思维足够跳脱的赫尔阿克帝它,坑不坑其实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只是结果罢了。

石榴他能否变强,毁灭之力是否完美的用到了石榴他的身上,只考虑着这两点下,自然而然的就忽略了很多的赫尔阿克帝它。

就像是那一句名言所说的一样,“天才跟疯子之间只有一念之差”。这一念成了至关重要的关键,究竟是天才呢?还是疯子呢?

这个结果不得而知,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却是,肯定不会是什么太好的主意下。这一点可以从那是不知何时起将目光居然从眼前那至关重要的毁灭之力液体上。

逐渐转移到了一边的那一头死不瞑目的变异蚁后它身上的赫尔阿克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错的主意一样。

犀利如剑锋一样尖锐且锋利的鹰瞳猛的一阵放大之下,显然是想到了什么来。虽然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太好的事情。

不过说到底,不亏赫尔阿克帝它,并没有多么的犹豫,在一双颇有一种恍然大悟,茅塞顿开的双眼眼神变得越发的坚定之下。

那显然是已经考虑出了,究竟该怎么样做才可以两不误事,既可以完美的将眼前这一股得到额外毁灭之力的良机不错失来。

却又可以保证石榴他不会因为只能一次性的完全吞噬。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