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是告诉他们,他们是自由的,从今天开始,他们便不再是奴仆。

那些鹰奴听完了翻译的话,眼神里都露出了一丝希望的光芒,只是这样的许诺似乎太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了,光芒之后,竟有些觉得自己是妄想了。

杨怀仁见他们怀疑,说道,“以后你们不再是鹰奴,而是宋军中的训鹰官。”

这个承诺立即就能实现,虽然这些人还不能立刻感受到鹰奴和训鹰官之间的区别,但过一段时间,他们自然会感受深刻的。

说太多其实用处不大,和画大饼没啥分别,杨怀仁岔开了话题,问道,“本帅先要考察考察你们的能力。”

他想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西边的城郭,随即露出笑容,“几位训鹰官,东京城以西,是大宋禁军的西大营,你们撒鹰出去侦查一下,看看你们和你们的海东青到底有多少真本事。”

带头的鹰奴得令后和另外四位商量了一下,然后五个人把各自的海东青从大笼子里唤了出来。

那些海东青看上去很兴奋,应该是来到大宋之后没怎么出过笼,好不容易出来了,竟忍不住扑闪着翅膀就要飞上天。

不过它们还是非常听从鹰奴的指挥,只见那几个鹰奴分开一定的距离,各自给自己的海东青发号施令。

鹰奴张开嘴巴,从喉咙深处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声音很尖锐,里边有节奏和音调的变化,但其他人却绝对搞不懂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而且杨怀仁发现,五个鹰奴,给各自的海东青发出的声音似乎还有些不同。

接着,鹰奴指了指方向,海东青便仰脖叫了一声,双腿用力一蹬,猛烈地呼扇了两下翅膀,向着天空飞出好高的一段距离。

最开头飞上天空的海东青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大家头顶盘旋着,等另外四支海东青相继飞上了天空,它们才保持了一种非常默契的队形,向西飞去。

海东青飞的真的很高,转眼间,已经飞到了肉眼几乎看不见的高度。

杨怀仁他们其实以前也见过训鹰的鹰奴是怎么控制他们的海东青的,和这些女真鹰奴有很大的不同,他们更多的是靠声音结合动作来发号施令,全靠海东青自己领会。

当然,事实证明效果不算很好,但从训鹰人和海东青之间的交流上,就出了很大的问题,他们训出来的海东青能力不强,也就不奇怪了。

天霸弟弟十分好奇,问道,“那个,你,带头的那个训鹰官,你们刚才喉咙里发出的,那是啥动静?”

翻译赶紧把天霸的话传达给了带头的鹰奴,鹰奴不敢隐瞒,认真解释了一番,那翻译神色也有点奇怪,等听到最后,自己又想了想,才算明白了大致的意思。

他翻译道,“鹰奴说他们平时和海东青交流,就是用模仿海东青的声音这种方式,他的意思呢,一个字一个字的翻译我也不太明白……

但大概意思应该是海东青的发声器官和听觉器官和咱们人类有很大的不同,如果用正常的人类声调和它们交流,它们是听不清楚的。

只有用这种模拟的声音,音调特别高,它们才能懂你的意思,至于声音中节奏和音调的变化,就是给它们发出不同的指令了。

待会儿海东青侦察完了飞回来的时候,也会用这种叫声告诉鹰奴它们看到了什么。”

天霸弟弟长长地“哦”了一声,做出恍然大悟状,但杨怀仁从他眼神里早就看出来了,他其实也是似懂非懂。

小七抬手捶了一下天霸的大腿,“你听懂了?那你给哥哥再详细解释解释。”

天霸弟弟这下有点囧了,不过还是大喇喇地笑着,“这多简单啊,就是人有人话,鸟有鸟语,要给这些海东青下命令,说人话它们听不懂,得用鸟语。”

“切,说了跟没说一个样。”小七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杨怀仁大概是明白了,从生物学的角度讲,不同的动物,能发出的声音的频率范围是相对固定的。

同样或者相近的物种,听觉器官能听到的声音频率,也一定是包含他们能发出的声音的频率范围的。

比如蝙蝠,能发出高频率声波,然后能听到这种高频率声波,从声波的变化可以判断外界的环境状况。

另一个例子,养狗的人或许都知道,狗能听到的声音频率范围就比人类要宽,吹狗哨的时候,绝大多数人类是听不见那些高频的声音的,但狗能听到,从而听从指挥回到主人身边。

类似的还有鸽子等等,都是这种例子。

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训鹰人,答案或许就在这里。

刚才鹰奴发出那些尖锐的声音,应该就是高频率的声音,光是这一点,一般人便做不到。

杨怀仁他们听到的,只是这些声音里最低频的部分,尽管如此,却也已经让人觉得尖锐刺耳了。

声音里的高频部分,其实大多数人懂听不到,但海东青却能听到,然后根据这些声音的变化确定他们的主人给他们下了什么命令。

等会儿海东青回来,估计也是用它们的叫声来告诉主人它们刚才看到了什么,大概到时候别人也完全听不懂,只有这些有经验的鹰奴才能明白海东青表达的意思。

其实翻译说的意思,已经算是比较明了了,杨怀仁也没打算再解释一遍,里边的知识太超前,说了反而不好。

海东青飞了有一段时间了,大家不断的望着西边的天空,可看了一会儿发现天空中并没有什么动静,加上光线有点耀眼,便渐渐开始变得有点无聊。

杨怀仁命人搬了些凳子和马扎过来,又弄了点简单的茶水点心,大家坐下来等。

他看着鹰奴的表情,他们其实没什么变化,说不出来是自信还是什么,好像有点无动于衷似的,反倒显得胸有成竹。

但他们身后的家人就明显有点担忧的样子,好像害怕万一海东青表现不好,对面那个宋朝的大元帅会立刻发飙砍了他们所有人似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