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方远双手交叠,缓缓将一周天的天罡上清真气运至收功状态,然后慢慢睁开了双眼,顿时一阵神清气爽,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澎湃力量!感觉身体周围回『荡』着一股通天彻地的气息,并隐隐夹着风雷咆哮之声,方远自然知道,那是道法大成的梵音!

却见萧月舞整个人已经仰面倒在床上,竟然是疼得晕厥过去,双月退之处血迹未干,饱满雪白的心口微微起伏着,双目紧闭,气若游丝……

方远忙一挥动双手,这次连咒语和手印都不需要准备,幻海内便立即爆出一片金光,刹时间充盈了整个龙船!

紧接着方远一动意念,那片金光散发成了一缕缕缈缈的有若实质的金丝线,如同一张美丽的蜘蛛网一般,慢慢地将晕厥在床上的萧月舞包裹起来,将她缓缓抬至半空中,环绕着她的美好娇躯转动起来,并且迅速地没入了她的体内……

“咳……咳……恩……”萧月舞很快在晕厥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她一睁开双眼便看见自己漂浮在半空中,双脚距离大床还有几十公分的距离,一股无比舒畅的温暖气息一阵接一阵的冲刷着自己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滋润着每一个『毛』孔,如同冰雪消融,大地回春一般,这种美妙的感觉,让萧月舞情不自禁地轻声娇『吟』一声:“唔……真舒服啊!”

盘旋了近十分钟以后,那些包裹着她娇躯的金丝线才完全没入了她的身体内,萧月舞慢慢地落到了龙床上,她活动了自己的身体,感觉那股火辣辣爆裂开来的灼疼感已经完全消失掉了,而且她发现自己整个人的肌肤变得更加细腻水润,弹『性』紧致,愈加的光彩照人。

于是她俏生生地站了起来,大大方方地走到了方远前面,勾住了他的脖子,轻声问他道:“我发现我体内那一股阴寒之气已经消失不见了,是不是你用刚才那种神奇的功夫治好人家的?那是什么功夫?”

方远爱怜地吻了她的俏脸说道:“恩,是啊!跟我合练以后,阴阳交融,从现在开始,你的九阴绝脉之体已经完全治愈了,你以后将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了。”

萧月舞又惊又喜说道:“当年我父亲曾经对我说过,若是没有办法找到能够合体的男人,让他破除掉我身体上的这股阴寒之气的话,肯定活不过30岁!现在我是不是没事了?”

“当然啊!现在你活到一百岁都没问题,你看,现在你变得多么『迷』人,来,我们庆祝一下……”方远笑着搂住了她的纤腰,兴奋地亲吻着她娇嫩的樱唇。

“噢……我做梦都想着有这一天到降临,现在突然到来了,而且还在如此特别的地方,我觉得是那么不真实……”萧月舞目光『迷』离地喃喃说道。

方远目光『迷』离的萧月舞,低头一看,她披头散发,脸『色』憔悴,两月退上还有血迹斑斑,这才想起是自己造的孽,他忙一把搂过萧月舞的娇躯,一脸歉意地对她说道:“恩,是的,月舞,我,我真对不起你啊,差得就害了你,我,我是个修道之人,之前是因为走火入魔差得将你……来,现在让我,我好好补偿你吧!”

说罢,方远站了起来,拦腰抱住了萧月舞的纤腰,一抬起她的双脚,便要与她合练,萧月舞忙惊恐地摇起头来,颤抖着身体摇头说道:“方远……还是不要了吧!你,你那地方太大太厉害了,还那么硬!我,我害怕啊!”

方远知道她担心什么,笑着说道:“别担心,这一次,我保证不让你失望!我来了!”

紧接着他催运起一道天罡上清真气,化为一团金光,分开萧月舞的双月退,腰身奋力一挺,随着萧月舞一声惊呼,两人已经进入了合练状态。

很快,熬过最初的疼痛以后,萧月舞便觉得一股股澎湃舒肠的温暖气息在小腹下面迅速弥漫起来,并如同海浪一般冲刷着自己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一种难以形容的爽感滋润着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那是一种飞上云端的感觉,无与伦比……

萧月舞忍不住轻启檀口哼叫了起来,随着盘旋在她身体周围的金光愈来愈旺盛,她的声音叫得也越来越大声

“啊!!天啊……我……我飞起来了!!”随着萧月舞尖声大叫起来,她身体一阵瘫软,竟然喷涌如『潮』,然后那股金光一没,闪入她的身体里,她才面红耳赤,却又心满意足地趴在龙床上,瘫软成一团。

这时下面的燕小玉和佐佐木良子两女已经迫不及待地窜上了龙船,特别是佐佐良子,见状心痒难耐,当下她立即娇呼一声,如同八爪鱼一般扑到了方远身上,勾紧了他的脖子说道:“人家也要合练!!”

方远道法大成,精力自然无限充沛,他笑着一抱住佐佐木良子说道:“恩,好!马上就给你!”

说罢,三下五除二褪下了佐佐木良子的衣服,发现这妮子的身下竟然已经『潮』湿滑腻一片,心情一激动,立即奋力一挺身,没根而入!

“哦!!好……好厉害啊!”佐佐木良子一声娇呼,已经随着方远的引导进入了合练状态,一团耀眼的金光盘旋在了两人周围,甚至笼罩了整个龙床之上。

佐佐木良子尝到了那股畅快淋漓的感觉,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颠峰状态,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超级享受!所以,她只好在尖叫和身体不停扭动中冲上了云端,一遍又一遍,直到筋疲力尽才趴在了萧月舞旁边,翻着媚眼,回味无穷。

方远却愈加精神焕发,他望了望床上累成一滩泥一般的两女,还有那『潮』湿的龙床,心情无比畅快,“天劫”的渡过令他功力突破飞升至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特别是他觉得自己的“战斗力”跃升至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境界。

心情一爽,他立即瞥向了站在旁边的燕小玉,看见她已经娇躯轻颤,双月退紧紧交叠摩擦着,脸『色』酡红,当下自然明白她情动非常,于是笑着将她拽了过来,继续上演着那一幕激情动作大片……

一阵剧烈的冲撞以后,本来就很在状态的燕小玉很快飞上了颠峰,又瘫软在旁边,方远心情爽快地爬了起来,却又看见了一个人顾媚儿。

当下方远的浴火燃烧起来,他知道,顾媚儿这样的极品女人,才是真正的床上尤物,能够与自己棋逢对手的女人!

而顾媚儿望着方远,诸唇轻咬,娇俏的脸蛋上绯红欲滴,却风情万种地抛了个媚眼,然后主动褪下了自己的衣物,迈步跨上前去,轻轻地坐到方远怀中,开始扭动起来。

感受着这极品尤物的柔软细滑,方远兴奋再度燃烧起来,他搂紧顾媚儿,将她整个人拦腰抱了起来,然后也站起来,以一个“弯弓『射』月”的姿势,奋力一挺,长驱而入。

“扑哧……”水花四溅,顾媚儿发出一道道的娇哼,婉转刺激,却耸动着身体配合起来,一时间春意昂然,绯『色』无边……

这时洪宣娇已经拿着一个黑『色』的瓷瓶在梓宫深处走了出来,看见那艘大龙船摇晃个不停,抬眼一瞥,不由得羞涩地啐了一口:“呸!真是一群『荡』漾的娃娃……”

不过她虽然有意见,却也没办法,她必须得等方远他们“快乐”完以后,才能够跟他谈论正事。

而此刻在梓宫的大铁门外面,南宫芳菲已经彻底疯狂,那扇大铁门被她强大魔力轰击得坑坑洼洼,扭曲成丑陋的铁门,却依然屹立在那里,顽强地等待即将轰然倒塌的命运……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