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李亚阳无情的背影,一想到自己拿不出这18万,就会被这家店的店主送去坐牢,赵博文脑子一热,再次怒火上头。

他随手捡起地上花瓶破碎的瓷片,对准李亚阳的后背,毫不留情的扎下去。

元帅大人没想到会出这个变故,他不是什么都不懂,平常虽然表现迟钝,但该知道的也是知道。

赵博文的性格,打碎一个花瓶也差不多了。

他没有想到赵博文会突然脑子有坑,直接热血上头。

所以他根本没有防备,危险袭来的时候,他本能想躲,甚至有一瞬间还突然冒出来了一种点评一下赵博文姿势的想法。

他拿着碎瓷片的手法有些不对,这样子会使更多的力气,还不能让碎瓷片更加锋利,一个不小心就会反伤自己。

还有这冲过来的眼神,明显都不注意周围,万一周边有敌人埋伏,他妥妥的扑街。

这样的敌人真的是一根手指头都能摁死。

他心里产生了这样漫不经心的想法,然而,这大约是错觉,轻蔑的想法刚刚生出,碎瓷片就直接扎进了他的后背。

他没有躲开……

明明刚刚的感觉,觉得这一下子,都不用特意去躲,赵博文根本伤不到他,然而实际上……

鲜血划过皮肤,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全部被伤口的疼痛替代,李亚阳一时有些恍惚,他好像听到了有人一声大吼,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

“滚开!!!”

大吼的主人来自李父,他特意吩咐服务员监视了一下儿子那间包厢的事情,这并不是一个什么让人为难的要求。

接到消息,说他们要结帐,但是请客的那人没钱的时候,李父就生出了一种儿子要被借钱的想法。

他就打定主意来看一看,儿子那一群人里面有对他有恶意的人,可别借着这件事情,给儿子造成什么影响。

可他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这么大。

他刚看到儿子,就发现赵博文突然弯腰从地下捡起了什么,对着儿子就冲了过去。

意识到有危险,他大吼一声住手。

可惜热血上头的赵博文根本听不见,他也没有办法止住自己的行动,锋利的瓷片就这么扎进了前方身影的背后。

热乎乎的鲜血涌出来,喷了他一脸,他清醒了。

保持着伤人的姿势,赵博文一脸恍惚,他,杀人了?

然后就被李父一脚踹开。

“亚阳??”

李父慌忙的接住元帅大人软倒的身体:“儿子,儿子你怎么样?”

他着急的去掏手机,才发现手机被忘在了自己的外衣兜里,而那件衣服正搭在他自己包厢的座椅背上。

现在回去拿根本来不及!!

脱下身上的白衬衫,李父慌忙去堵伤口,刚想找人帮忙,一抬头就对上了李凡凡惊呆的表情。

他说完之后就要回自己包厢,但是扒着门缝看热闹,哪有现场看来得刺激,所以他走的慢了一点,企图看到一点东西,然后就听到赵博文理直气壮的要钱,李亚阳非常干脆的拒绝。

他顿时就知道热闹已经开场了,这本来就走得很慢的脚步,直接变成了原地踏步。

没有什么比站在不远处看现场来得更让人痛快。

可此时,这些痛快全都变成了慌张。

他手足无措,不明白李父怎么会在这里。

现在这种情况,他该怎么解释自己只是路过??

“快打120!!!!”

这个时候,李父即使知道他有问题,也不敢耽搁,朝着他就是一声吼。

李凡凡这才猛的惊醒,手忙脚乱的打电话。

他很希望李亚阳就这么消失,可惜李父在这里,他要是敢有什么动作,这家产也就没有他的一份。

他在没有等到李父死了,拿到遗产之前还是不能招惹李父的。

……

叶初阳察觉不对出去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元帅大人已经陷入昏迷。

救护车很快赶到,他沉着脸跟着去了医院,走之前深深的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的赵博文。

目光又转到了同样一脸惊讶的美美身上,锋利而又尖锐,像一把出鞘的杀刀,随时准备着取人性命。

原主作为李父养在身边给儿子当备用器官仪器的存在,叶初阳被抽了一大管子血,安静的坐在手术室外等待手术结果。

李父同样在不安的走来走去,偶尔看到他摁着手臂上的针眼,垂眸看着地面的样子,心情更加烦躁了。

手术很不乐观,秦秀在接到消息之后,立马找到了李栓,带着儿子匆匆赶到。

“老公……”

“给我闭嘴!!!!”

她想要试探一下李父心思的话还没有说完,迎面一声怒吼。

李父心里的暴躁无处发泄,她正好撞在枪口上了。

“老公~”秦秀很委屈:“亚阳也是我的儿子,我也很担心,你要是心中有气,就对着我发吧。”

“你什么意思?”

李父发现,她这是话中有话。

“老公,小凡他不是故意的,他今天也在那家店吃饭,就是撞上了哥哥,所以出来寒暄两句,他也没想到亚阳的同学会突然动手,就被吓呆了,你之前应该也看到了吧?”

李父终于明白了,感情秦秀急匆匆的赶过来,不是在担心李亚阳的伤势。

她就是来替李凡凡求情的。

“呵。”

他意味不明的呵笑一声,看着李凡凡期待的眼神,秦秀温柔的模样,以及自己的大哥李栓站在一边,事不关己的样子,内心竟然感觉有些悲凉。

他目光又落到了沉默的叶初阳身上,说起来,叶初阳在这个家里,也算明确知道自己的身份,可他依然在积极向上的努力着,也从来没有介意,或者讨厌亚阳。

反倒是秦秀,这个儿子的亲生母亲,在儿子生死未卜的时候,竟然只想着另外一个儿子。

而且这个儿子,还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

这乱七八糟的,竟然只有自己和叶初阳是关心儿子的。

他应该很早以前就意识到的现实,在这一刻是那么的刺目。

“你们是拿我当傻子耍吗?”

他哑着嗓子问出这一句话,看着傻眼的秦秀,目光里尽是嘲讽。

“他确实不是故意,是有意,这件事不就是他一手促成的?”

李父很后悔,知道李凡凡让自己的女朋友挑拨儿子舍友和他的关系,可他没在意,如今竟然酿成大祸,这都是他的错!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