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漱清想不明白。

此刻的他,开始全盘怀疑自己和妻子之间的感情。

她,到底爱不爱他?她的心里,究竟是他,还是小飞?如果她爱他,如果她的心里是他,那么,她有多爱他?他在她的心里有多大的份量?

他,开始怀疑了。

昨天她离开后,那个在霍漱清心里生出的名叫“怀疑”的小魔鬼,长大了。

他跟父亲的遗像保证说,不会再被这些儿女私情影响心情了,可是,当事情发生了,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苏凡,是他最爱的人,他甚至无法想象离开了她该怎么生活。

没有她,就会像过去那三年一样。

即便是他想要把她的影子抹去,却根本抹不掉。

苏凡的毒,早就浸入了他的骨髓,就算是刮骨吸髓,也根本无法解除。

霍漱清抬起双手,抹了一下脸。

是不是,如果他不那么爱她的话,就不会再被她的言行给影响了?如果他可以做到的话——

能做得到吗?就算是有一个那么像她,又比她更美更温柔的女人在他面前,他都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他根本做不到的,根本做不到用别人去替代她,不管是替代她的身体,还是她的爱,他根本做不到。

霍漱清啊霍漱清,你这辈子早就完了啊!从遇上苏凡开始,他就中了她的毒,这一辈子,他,完了,彻底完了!

苏凡,你这个妖精!

他该怎么办?认命吗?认命吧!她就是这样的人,他能有什么办法?他又不是没有试过和她生气,搬到办公室去住不回家,苏凡那个笨蛋都不知道他是因为生气,都不知道他是为什么生气。就跟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一点效果都没有,一点都没有。真是,太无语了。

这就是他的劫数,苏凡,就是他的劫数。

覃东阳还开玩笑说他无药可救了,被苏凡给坑死了,被苏凡给坑的让他对世上那么多美女都没兴趣了。他就是那个为了一棵树而放弃了整片森林的人,可是,不是他真的想放弃,只是,只是每次看见一个女人,哪怕是和苏凡有一点点相似之处的女人,他都会想到苏凡,然后,就只有苏凡了。

到底,是为了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的一颦一笑,在他的脑海里完全无法抹去,只要他一想起她,就会是她的样子,各种各样的样子,让他痴迷,又让他无奈。

霍漱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他,可能就是一个没出息的男人吧!就是覃东阳说的那种被老婆吃的死死的男人吧!这样的男人,可能是真的没用,可是,没办法,他就是这样的男人。哪怕是被苏凡气的要死,也——

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不知道是因为苏凡太迟钝呢?还是他真的沉不住气和她冷战。就算上次在回疆和婉兮的那件事,如果不是因为有覃春明的那个计划,他恐怕早就跑回家跟苏凡低头了。而在别院的那几天,他的脑袋里,满满的都是苏凡。想她,又不能见她。而那个笨蛋,因为这种事伤害自己,真是个笨蛋,天下第一的笨蛋。

不对,苏凡不是天下第一笨,他才是!明明是他挑起的冷战,最先想要缴械的,就是他。那几天,看着她给他打的电话,每看见一条,他的冷战防线就溃败一道,一天下来,就彻底把自己暴露在了阵地里面,就等着苏凡一枪打过来把他给放翻。

唉!宿命吧!

这一夜,苏凡怎么可能睡得着?

在曾泉别院这里,也只是为了不想看见霍漱清。

她以为只要看不见他,她就能忘了那些针对她的语言,那些所有的猜测和怀疑,可是,根本,不可能。

只要一闭上眼,哪怕睁着眼,脑子里也都是他,来来去去都是他。

而季晨,一直守在卧室外,根本不敢离开。

当霍漱清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季晨,有些意外,却,并不意外。

霍漱清想要找到他们,易如反掌。

只有霍漱清想不想找,没有霍漱清找不找得到。

他给曾泉报告了今晚的事,曾泉说,让他只管盯着苏凡,保护好她,别让她做傻事就行了,如果霍漱清找到他们,就让霍漱清去和苏凡谈,他什么都不要做。

而现在,霍漱清来了,季晨便拉开了苏凡卧室的门,请他进去了。

霍漱清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卧室里,只亮着一盏床头灯,苏凡恰好背对着他,根本没有看见他进来,而他的声音也很轻,苏凡没有听见。

“闹够了没有?”他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苏凡愣住了。

闹?她闹什么了?

苏凡没有回头,依旧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霍漱清坐在床边,看着她。

“你是觉得这里的床比家里舒服吗,这么舍不得走?”霍漱清道。

是床的缘故吗?苏凡依旧没说话。

“既然这里的床舒服,不如直接把这张床搬回去给你睡。反正是曾泉家里的,我们搬也就搬了。”霍漱清道。

苏凡,依旧没说话。

“好,你不走,也不搬床,那我就睡了。困死了。”他说着,就脱掉了外套,脱掉了其他的衣服,脱了鞋袜,直接躺在了她的身边。

苏凡感觉到他躺了下来,她不明白,他怎么会来到这里?他为什么要来?她对他来说,有什么用?他又何必来管她?

是因为在她的娘家的缘故吗?他是担心母亲问起来吗?

霍漱清再也没有说话,直接躺在她身边,抱住她就睡了。

苏凡呆住了。

这个男人,怎么回事?

他为什么——

“困死了,我先睡了。”说完没几分钟,苏凡就感觉耳朵后面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不会吧?他,睡着了?

就这么睡着了?

这,这,怎么回事?

苏凡脸上的泪痕早就凝结了,可是,她内心里的疑问,丝毫没有因为霍漱清的到来而停止折磨她。

她,很想问他到底是不是像她们说的那样看待她?可是,她说不出来。

而,身边的这个男人,已经完全去找周公座谈了,根本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