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覃逸飞的话,霍漱清感觉到很意外,似乎覃逸飞突然之间清醒了明白了。这个转变,让霍漱清似乎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而在饭桌上,覃逸飞对叶敏慧的照顾,也让霍漱清震惊,这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

不止霍漱清,覃春明夫妇和女儿对这个转变,也是说不出来的惊讶,应该说是惊喜。这才是他们两个本来应该的样子,不是吗?虽然是惊喜,喜是大于惊的,即便是对这个转变感到意外,可覃家人还是非常希望这一对新人可以不计前嫌,好好相处,毕竟,未来的人生还很长很长。

苏凡看着这一幕,却是没有任何的表示,没有高兴,也没有不高兴。逸飞的事,逸飞的生活,从今以后,淡然相对。他能和叶敏慧幸福生活,那是最好了。毕竟,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太难了。爱上一个陌生人,更难。

何况,她也不能有什么表示,她的位置太特殊,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好,都会被人过度解读。与其这样,与其要让人误解,不如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当做一切都是正常的好了。

苏凡没有做任何的动作和表情,也没有关注覃逸飞和叶敏慧,这让霍漱清很意外。苏凡,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止是霍漱清意外,叶敏慧对苏凡的反应也很意外,不过,她想着苏凡可能是在克制着她的不满吧!苏凡怎么会毫无反应呢?就是在装,在她丈夫面前装。

好啊,你要装,那我就让你装不下去。

叶敏慧心里暗笑,然后看着眼前的菜,对覃逸飞道:“逸飞,你给我夹这个好不好?”

覃逸飞愣了下,虽说他给叶敏慧夹菜,可是也不过是几次而已,想到了就会给她夹,而现在她主动提——

“好啊,这个吗?”他问。

“嗯,我要你喂我吃。”叶敏慧道。

覃逸秋开始鼓掌了,哈哈笑了起来。

徐梦华拍了女儿的手一下,道:“好了,你别笑了,敏慧还是个孩子,跟你不一样。”

身为父母,看到这样的一幕,虽然有点不是很能接受,可还是很开心的。开心,那就接受吧!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只要他们两个可以良好互动就够了。

霍漱清看着这一幕也笑了,只有苏凡始终没有什么表情。

“漱清你还笑?”覃逸秋对霍漱清道,“你在我们面前和迦因卿卿我我的时候,更过分。”

“有吗?”霍漱清说着,在桌面上拉住了苏凡的手。

“信不信让老罗作证?”覃逸秋道。

“不信他的话,他跟你是一家的,根本没有说服力。”霍漱清道。

覃逸秋笑着。

叶敏慧看着霍漱清和苏凡道:“我们要向漱清哥和嫂子学习!一定要做模范夫妇!是不是,逸飞?”

覃逸飞看了苏凡一眼,看着叶敏慧,然后点点头。

“好亲热啊!”霍漱清笑着说,“新婚就是不一样啊!看的人眼热。”

“好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覃春明笑着说。

苏凡也笑了下,没说话。

“嫂子,你可得好好跟我传授一下夫妻相处知道呢!我很想跟你学学怎么把漱清大哥抓的这么牢,真是厉害!”叶敏慧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苏凡,笑着说。

“我?我没什么厉害的。”苏凡说着,挤出一丝笑。

“哪有啊!嫂子你可是我认识在这么多这么多女人里面,把自己老公抓的最好的。你看漱清大哥,这么多年除了你,哪有什么绯闻啊?唯一的绯闻,也是只有和你了吧!这么厉害的御夫之术,不知道多少人想学呢!”叶敏慧说着,余光瞥向了婆婆和大姑姐,突然发现说错话了。

霍漱清是清白的吗?覃春明和女婿罗志刚不是一样的清白吗?

“哎呀,瞧我说的什么?自罚三杯——”叶敏慧说着,就准备倒酒了。

“别动不动就喝酒了。”覃逸飞道。

“哦,是啊,你瞧我,怎么就记性这么不好呢?”叶敏慧忙说,“喝酒对小宝宝可是非常不好的,要戒了才好。”

小宝宝?

所有人都惊呆了。

“敏慧,你,有小宝宝了?”徐梦华激动的不行,忙问。

覃逸秋也盯着叶敏慧。

覃家人是希望这是个确切的消息,毕竟,这件事意味着覃逸飞和叶敏慧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改变和突破,这是非常大的喜事啊!

苏凡是从来都不喜欢去关注别的夫妻的床帏之事的,可是,叶敏慧这句话,不能不说有爆炸性的效果。她能这么说,也就说明她和逸飞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突破,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件大事。

霍漱清更是震惊。

覃逸飞是个非常洁身自好的人,长这么大,不管覃春明多少次要把他拉下水,要破了他的处,可他从来都没有下过水。可是,现在叶敏慧这么说——

看来,覃逸飞还真的是转变了,如果不是真的转变,怎么会和叶敏慧发生关系呢?对于很多男人来说是正常的事,对于覃逸飞来说,并不正常。如果不是突破了心理的那道障碍,生理上的那一步怎么跨的出去?

原来,他刚刚说的,是真的,不是在开玩笑,不是在敷衍。

这下子,终于可以安心了,可以放心了。

只是,苏凡——

霍漱清看着苏凡,苏凡依旧是面无表情。

“没有,还,还不知道呢!不过,我想,应该快了。”叶敏慧娇羞的笑着,挽住覃逸飞的胳膊,两只眼睛一直停在他的脸上。

她是希望他能对自己这个话表示出肯定,能配合她。

可是,覃逸飞也是和苏凡一样不喜欢在饭桌上说这种事的,那样会让饭菜也变得恶心。

而今天,覃逸飞看着苏凡和霍漱清,很配合的点头,对父母说:“我们希望可以早一点有个孩子。”

这句话一出来,真的不啻于一颗原子弹爆炸,所有人都盯着他们。

苏凡也是同样震惊。

不过,这,是好事,说明逸飞是接纳了叶敏慧,这是好事。

只是,这个场合她不是主人不是主要的客人,她只是霍漱清的陪衬,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没有资格在其他人面前开口。

于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笑了。

而她的这个微笑,在别人看来,似乎完全不是她本来要表达的那个意思,不是她对覃逸飞的祝福,而是其他的意思。

叶敏慧这么认为,霍漱清,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