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无双与剑七二人走了之后,只听砰的一声。

光头大汉一拳砸碎了一块巨大的石墩,看着消失在夜幕中的姬无双恶狠狠的说道。

“老子最有一天会让你这变态跪着向我认错。”

说完之后朝着嘈杂的人群走去了。

那股气息消失之后,虞十三心中的担心也慢慢的放了下来。

“刚刚有所不敬,还望前辈海涵。”

虞十三放下剑,抱着拳恭敬的向老船夫说道。

老船夫背对着虞十三只是摇了摇头,也没有说什么。

看了看陆轻影,几人都没有说话,小船静静的飘荡在湖面上。

“快到了。”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老船夫慢慢的说道。

这时虞十三他们耳边,也传来了一些嘈杂的声音。

“天晚了,你们回去可能就有些晚了。”

老船夫看着灯火通明的小岛上,回头看了看虞十三他们二人说道。

“这…前辈打算收工了吗?”虞十三试探的问道。

陆轻影眼中带着不好意思的眼神看着虞十三,是她要来看看的,如今恐怕回不去了,她觉得都是自己的错。

“老了,不出船了,我就在这小岛上住着。”

老船夫摇了摇头说道。

看着老船夫,虞十三抱拳走到老船夫面前说道。

“晚辈刚刚确实有些不当,还望前辈见谅,若是前辈与晚辈计较,那晚辈也只好认栽了。”

“哈哈哈哈……”

老船夫听到虞十三这么说,仰天哈哈哈大笑,看着虞十三说道。

“老夫活了七十余载,会与你一个小辈计较这些事情。今晚你们二人能坐我船也是一种缘分,还有这姑娘似乎与我一故人有某种渊源,至于公子所说的那些话,完全胡扯!”

虞十三与陆轻影一听,两人有些惊讶的看着老船夫,他说陆轻影与他的故人有些渊源,莫非是与她家中哪位是友人。

陆轻影想到,她哥哥曾经在藏剑山庄学习过,难道是与她哥哥有关系,加上陆轻尘早已消失多年,她们家早就想知道陆轻尘的去向,陆轻影顿时就想问问。

谁知陆轻影刚刚准备开口,就被虞十三拦住了。

“前辈是高人,我等是小辈,晚辈再次给前辈致歉,希望前辈不要与晚辈一般见识。既然前辈要收船回家,我们也不好强求,这是过来的船钱,希望前辈手下。”

老船夫看到虞十三伸手拦住陆轻影的动作,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公子还真是谨慎啊,不过钱就不必了,老头子我也是闲的无聊,才出来拉拉人,说说话,不差这一点身外之物。”

陆轻影有些着急的拉了拉虞十三的胳膊,她很急切的想知道这位船家是不是与她哥哥陆轻尘有关系,但是却又被虞十三给拦住了。

“十三,我就问一问,不多问。”陆轻影着急的在虞十三耳边说道。

虞十三看了一眼陆轻影,然后又看了一眼那位老船夫,并没有说话。

这时候船也慢慢的到了岸边,老船夫将船固定住之后,看着船上的虞十三与陆轻影说道。

“欢迎来到桃花源,祝二位玩的愉快。”

陆轻影看了虞十三一眼,虞十三冲着陆轻影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走上了岸边。

陆轻影眼中一直带着一股期待的眼神望着老船夫,似乎想从老船夫这里知道什么。

而老船夫则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过了几秒钟,老船夫看着陆轻影开口了。

“姑娘,有些事情不是表面上那样的,人生不应该随波逐流。他在他该在的地方。”

话一说完,老船夫轻轻的落在小舟上,老船夫没动桨,小船缓缓的离开岸堤,朝着夜幕中飘去了。

陆轻影有些着急的往前走了一步,看着渐渐消失在夜幕中的小舟,微微的叹了口气。

“对不起!”

看着望着一片昏暗的湖面,身影落寞的陆轻影,虞十三缓缓的开口说道。

陆轻影听到虞十三的道歉,微微摇了摇头,这时从湖面吹来一股柔风,将陆轻影长发吹起。

在洁白的月光下,陆轻影身姿动人,带着一股凄美的美意。

“怎么能怪你呢?”陆轻影慢慢的转过头来,轻轻的说道,声音不再像以前那样开朗,带着一股悲伤。

“他若是想说,早都告诉我了。”

“景色虽美,但却没了心情。”

虞十三慢慢的坐了下来,看着水中微微波动的弯月,缓缓的说道。

陆轻影看了看虞十三,跟虞十三一样,坐了下来。

身后灯会嘈杂,欢笑声叫卖声,接连不断,而他们两却此时没了那心情。

“我十岁家族被诛了九族,而我活了下来,苟活了近十年时间,如今也是一样,兄弟们战死,我又一次苟活了下来。”

虞十三望着湖面,轻轻的说道。

“我也一样啊!我跟你一起活了下来啊,十三自从上次之后,你就不再像以前那样了,我再也没听你笑过了。”

陆轻影扭头望着虞十三,略微带着心疼之意说道。

“这算是被人关心吗?”虞十三看了一眼陆轻影,嘴角微微扬了扬。

看着虞十三渐渐涌现出来的悲伤,陆轻影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突然灵机一动说道。

“其实刚刚我想问那个老爷爷,他是否认识我哥哥陆轻尘,他已经消失数年了。这些年他消失的一干二净,完全没有声息,我们全家人都很担心他。”

听到陆轻尘这个名字,虞十三心中先是一惊,没想到陆轻尘居然跟眼前这女生,有些莫大的关系。

“人生可以用传奇来形容了,说句不好听的话,除非是他想死,否则他不可能出事的,他没有找你们,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意外。”

陆轻尘简直是整个武林近百年的传奇,从小习武,七岁时就可以挑战成年习武人了。

十岁之时剑法早已透彻,并且自创功法,十三岁之时挑战当朝武状元,以平局结束。

十五岁勇闯藏剑山庄,取得了藏剑山庄的至尊剑法,学习一年之后,踏空而去。

从此之后,江湖上便留下了他的传奇。

“我本以为你们家长辈与藏剑山庄有渊源,竟没想到居然是陆轻尘,更没想到的是陆轻尘就是你哥哥。”

陆轻影双手抱着膝盖,轻轻的将头靠在膝盖上,注视着虞十三说道。

“十三你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听到陆轻尘的名字会疯的,而你不一样,就如同听到一个普通人一样。”

虞十三轻轻一笑,捡起一块小石子,扔向平静的湖面,在湖面上打了好几个水漂。

“他有他的传奇,我有我的骄傲。内心的激动在所难免,不过若是连这点镇定都搞不定,那还能干什么呢。”

陆轻影轻轻笑了笑,就在这时突然身后发出了一声爆炸声。

虞十三连忙护住陆轻影,往后一看,只见身后一座高塔火光四射,燃烧了起来。

“十三怎么了?”

虞十三看着高塔上的火光,轻轻皱了皱眉。

“啊!”这时陆轻影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一幕。

然后在虞十三震惊中告诉了虞十三。

“那是湖心月,是藏剑山庄最中心的位置,也是藏剑山庄最严禁的地方。”

“难不成是藏金阁?或者是藏宝阁之类的地方?”

虞十三有些疑问的问道。

“不不不~都不是,那是藏剑山庄历代庄主仙逝之后,存放灵位的地方。每天守卫森严,连一只苍蝇摁进不去,这次居然发生了这种的事情,真是让人惊讶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